浙中三毛

浙中三毛指的是清朝初年的著名学者毛奇龄、毛先舒、毛际可三人。三人在诗词创作上显然不能和前朝文豪相比,但是他们专注于研究诗词音韵,相关著述颇多。

毛奇龄和毛先舒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除散文外还有诗歌,但产量不高,诗风奇丽,极少涉及到时事。毛际可专攻古文、记事之作,在这一块开辟了自己的天地。

毛奇龄

生平简介

毛奇龄四岁识字,由其母口授《大学》,即能琅琅成诵。少时聪颖过人,以诗名扬乡里,十三岁应童子试,名列第一,被视为“神童”。当时主考官陈子龙见他年幼,玩笑说:“黄毛未退,亦来应试?”毛奇龄答道:“鹄飞有待,此振先声!敝谌私跃。明亡,哭于学宫三日:笤斡肽厦髀惩蹙,鲁王败后,化名王彦,亡命江湖十余年。明亡,清兵南下,他与沈禹锡、蔡仲光、包秉德避兵于县之南乡深山,筑土室读书。毛奇龄生性倔强而恃才傲物,曾谓:“元明以来无学人,学人之绝于斯三百年矣!逼琅醒源使,得罪人多,因此仇家罗织罪名,遭几度诬陷:笳纷,遍历河南、湖北、江西等地。赖友人集资向国子监捐得廪监生。康熙十八年(1679年)举博学鸿儒科,授翰林院检讨、国史馆纂修等职,参与纂修《明史》。其间以《古今通韵》1卷进呈,得到赞赏,诏付史馆。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任会试同考官。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因两膝肿胀,关节僵硬,辞职归隐,居杭州竹竿巷兄长万龄家,专心著述。曾结识汤斌,与阎若璩等多有辨难。从学者甚多,著名的有李塨、邵廷采等。毛奇龄70岁时,自撰墓志铭,提出死后“不冠、不履,不易衣服,不接受吊客”。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在家病逝,葬于萧山北干后浦滩。

著述名录

毛奇龄的学识渊博,能治经、史和音韵学,亦工词,擅长骈文、散文、诗词,都自成家数。精通音律,并从事诗词的理论批评。他在书法艺术上也功力深厚,有自己的艺术风格,在清代初年很受推崇。毛奇龄的书法,骨力骏健、笔势挺拔,儒雅清奇、个性强烈,是文人书法中很有代表性的一位。

毛奇龄博览群书,经学词章,各擅胜场。遇有异说,必“搜讨源头”、“字字质正”,好持自己独特见解。其所撰《四书改错》是针对朱熹《四书集注》之抨击。毛奇龄一生以辩定诸经为己任,力主治经以原文为主,不掺杂别家述说。他在少林寺写的《大学知本图说》,为其得意之作。以及其他众多著作,均阐明他的治经思想。除潜心经学外,对地方志也有研究,著有《湘湖水利志》3卷、《萧山县志刊误》3卷等。此外,毛对文学、音乐颇有造诣,好诗词歌赋,著有《西河诗话》、《西河词话》多卷;又曾教授乐律,著有《竟山乐录》4卷、《乐本解说》2卷等。近人邵瑞彭评其词“雅近齐、梁以后乐府,风格在晚唐之上”。

毛奇龄以经学傲睨一世,挟博纵辩,务欲胜人,抨击朱熹《四书集注》,撰《四书改错》,阮元尝推他对乾嘉学术有开山之功。他亦好为诗。初受知于陈子龙;反复变化,由三唐而上窥齐梁。其论诗,主张以“涵蕴”、不着□际“见难”,以“能尽其才”为妙;大抵尊唐抑宋,甚至痛诋苏轼。所作亦颇博丽窈渺,声名甚著。曾有琉球使者过杭州拜访他,并觅买其诗集。但毛奇龄自谓其诗“酬应者十九,宴游者十一,登临感寄无闻焉”,张维屏也说:“名家古诗多存寿诗者,殆无过毛西河!保ā豆苏髀浴罚┛杉淠谌荼冉舷琳推斗。他还写了一部《仲氏易》,把宋人讲的《易经》推倒了。毛奇龄认为周敦颐的《太极图》是来自道佛的文献。

藏书故实

博览群籍,蓄书甚富,藏宋元版古籍几十种,每日归来摩挲不忍释手。建藏书楼为“冰香楼”、“友汉居”等。其夫人悍强,夫人有病,而他仍然藏书、校勘不辍。一天,趁他外出之时,夫人说他整天搬弄花花绿绿古书,而不助于米盐生计,一气之下,竟将西河所藏古书付之一炬。藏书印有“西河毛氏藏书之印”、“史官”、“太史氏”、“大可氏”、“文学侍从之臣”、“友汉居藏”、“冰香楼”、“毛甡之印”、“西河季子之印”、“东吴毛子图书”、“简香图书”等。工诗文,善书法。著有《毛诗续传》、《古今通韵》、《春秋毛氏传》、《经集》、《竟山乐录》、《西河诗话》、《词话》、《四书改错》、《河图洛书原舛编》、《太极图说遗议》等数十种,诗赋杂著230余卷,后人编为《西河合集》!端目馊椤肥沼衅渲40余种。 

毛奇龄著述甚富,仅《四库全书》收录他的著录者就有52种。他的遗著由学生编为《西河全集》,共493卷,系诸子及门人所著的文章编辑成集,分为《经集》和《文集》二部。其当归于集部者,文119卷,诗50卷,词7卷。另有《诗话》8卷,《词话》2卷。

人物评价

梁启超《梁启超全集》第3卷:“其纯然为学界蟊贼,煽三百年来恶风,而流毒及于今日者,莫如徐乾学、汤斌、李光地、毛奇龄!辣、李光地,皆以大儒闻于清初,而斌以计斩明旧将李玉廷,光地卖其友陈梦雷,而主谋灭耿、郑,皆坐是贵显。然斌之欺君,圣祖察之,光地之忘亲贪位,彭鹏闽人,给事中,与光地同乡。劾之,即微论大节,其私德已不足表率流俗矣。而皆窃附程朱、陆王,以一代儒宗相扇耀,天下莫或非之。质而言之,彼二氏者,学术之醇,不及许衡,而隳弃名节与之相类;阶进之正,不及公孙弘,而作伪日拙与之相类。程朱、陆王之学统,不幸而见纂于竖子,自兹以往,而宋明理学之末日至矣!  (梁启超.《梁启超全集》第3卷 新民说:北京出版社,1999年:第611页)

作品特色

诗词

清初诗界名家中,毛奇龄正是在诗歌创作中有所追求、有所创新的诸多大家之一。著名词学专家、已故龙榆生教授在其编选的《近三百年名家词选》中评日:“奇龄小令学《花间》,兼有南朝乐

府风味,在清初诸作者,又为生面独开也!蓖砬宕嗜顺峦㈧蹋ㄗ忠喾澹┒约鹤髯允庸,爱以个人偏见讥评前辈词家的词没他写的好,说毛奇龄词“造境未深,运思多巧!毕执骷、著名教授施蛰存不以为然,在他选定的《花间新集》中选人毛奇龄词12首,他说:“右毛检讨词十二阕,可与李波斯比美。而取境之高,直是南朝清商曲辞。陈亦峰乃讥其‘造境未深,运思多巧’,殆不知词之本源者!笔├显诩械某峦㈧檀屎笤蚱乐铡鞍子暾(按:廷焯之号)论词主沉郁,谓‘沉则不浮,郁则不薄’,论小令主唐五代,谓‘晏欧已落下乘’。持论甚高。其自作词,亦刻意揣摩温、韦,用功于文字声色之间,但得貌似耳!钡娜,对毛奇龄词(特别是小令),采取武断否定,只能说明否定者本人“殆不知词之本源者”;对清初生面独开、自成一格的毛奇龄词,简单地斥之为“造境未深”,不仅不公允,而且不符事实。总之,毛奇龄在诗文词曲方面的成就是客观的历史存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说“奇龄善诗歌乐府填词,所为大率托之美人香草,缠绵绮丽,按节而歌,使人凄怆,又能吹箫度曲!彼摹段骱哟驶啊,对词曲的发展演变“缕陈始末,亦极赅悉”(《总目》卷一九九,《词话》条)。决不能因为他没有“大江东去”式豪放词赋而对其妄加菲薄。毛奇龄和清初的钱谦益、王士桢、吴伟业、朱彝尊、陈维崧等等大家一样,在诗文词曲上的成就是不容抹杀的。

毛奇龄的诗作,体式多样,不乏佳作。如五绝《览镜词》:“渐觉铅华尽,谁怜憔悴新。与余同下泪,只有镜中人!绷攘20字,托出了咏叹年华易逝和自己早年坎坷中的落寞心情。清代著名诗人沈德潜评点此诗谓:“其实无一同心人也,然道来曲而有味!庇秩缙呔冻ψ鳌:“旅馆椒花红欲燃,椒盘愁向客中传。 如何才听金鸡唱,便唤今宵是客年!鄙蛴制朗觥叭巳四艿勒,却未有人道及,新故之感,凡事类然,不独除夕也!痹偃缙呔肚鼗蠢先恕:“秦淮高阁拟临春,中有仙翁鬓似银;暗脚憔┬欣执,尚疑身是太平人!鄙蚱朗錾醺:“明处离乱之后,偏云尚疑身际太平,词弥曲意弥悲矣!”的确,毛奇龄诗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他擅长在寻常的景物情事上力创新境,别出新意。如七律《少年》、《朔方》、《钱唐逢故人》、《送人之耒阳》等等,都无不“自我胸中出”,“妙语出平淡”。毛奇龄有不少七言古诗,写得非常凝炼,栩栩如生,堪称清代叙事诗中的上乘之作。像收录在《清诗别裁集》里的《杨将军美人试马请歌》、《钱编修所藏司马相如玉印歌》、《诏观西洋国所进狮子……》诸篇,入神之笔屡见,其中尤以《打虎儿行》为最佳。沈德潜在《清诗别裁集·卷十一》中选毛奇龄诗16首,高度评价毛之诗“学唐而自出新意”,并把此诗列在卷首,评之日:“正说小儿之忘身救父,易乎平直,得‘假虎隐幔恐小儿’一衬,则小儿之至性愈出,见此时小儿知有父不知有虎也!辈⑺荡耸敲媪涞摹鞍屋椭鳌。在毛奇龄所作众多诗篇中,诗中点明有关吟咏故乡景物情事的不下20首,这些篇什,“情之所发,根于至性”,诗韵优雅,读之琅琅上口,其中五绝如《苎萝村(二首)》,五律如《山行过美施闸(二首)》,七绝如《湘湖采莼歌(二首)》,七律如《江令宅》、《重阳日同姚监郡张广文徐征君城山晚眺》等,不仅有相当的文学价值,而且有很高的地方文献价值。

书法

毛奇龄的书法处处都能使人体味到一种纯情,一种超逸的格调,通篇洋溢着诗的纯情,纯得醇厚高古,出尘超迈,具有饱学之士的风雅。纯中孕有无限的意趣与生机,雅拙中藏有万般轻灵,纯而不弱,其行笔结体有魏碑的支撑,有铮铮铁骨之感,拙中富巧,巧中含拙。毛奇龄以行书笔意入魏楷,任笔结体,丝毫没有夹生感、造作感、局促感,也着实难能可贵。其楷中的行意,点画潇洒,自然而然,顺

理成章,水到渠成,流畅有序,没有无病呻吟的媚态,没有故作多情。在用笔上不浮不躁,不激不厉,舒展自如,一笔一画急缓徐驰,节奏铿锵,依法而又不为法度所拘束。全幅格局疏朗宕润,气度轩昂,情调统一而和谐,意态紧密相联,没有经营的辛苦,而更多是自作诗的纯情,学富五车者的恬淡,一切也都不遮不掩,情真而率直。犹如古诗歌中的那种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空灵淡远的意境之美,欲辨已忘言,可谓入神入理。但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看似漫不经意,但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实为千耕万耘,千锤万炼后成果而决非一朝一夕之事。

毛奇龄有五言诗吟道:“四海既统一,六国威归秦。不虞汉代儒,犹自著美新。草泽甫窃发,郡国先埃尘。三川即沦亡,轵道气不伸,人生有义分,各自为君臣。季布思项羽,五烛一齐涽,乌鹊自有侣,毛(*)亦有伦。不观

山谷间,尚有秦遗民!逼涫榍崴勺匀,其诗朗朗上口,如春风拂衣,似疏林摇曳,那里有林塘曲园的幽雅,有清流泛舟、花开见佛的虚灵,有先秦遣民的风范。这是毛奇龄这位书法家、诗人的诗书化一,韵余笔外的超逸的艺术天才,在这幅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现。究其形迹,笔致凝练而秀逸,结字大小一任自然,意态松秀而天真,翩翩欲倾;章法最有意趣,风致散洒疏宕,其潇洒而漫不经意的韵度恰似瑶岛散仙,而通幅又意连势重,浑然为一体,如此这般意韵高超而又能超乎于形迹之外的书法作品,在当时确实是不多见的。也正如前贤所说:书者,抒也。当今书坛又有众多的“著名书家”无物可抒,无言可抒,只争抄录唐诗宋词。书法美的本质在于书者将心灵以点线的形式外化,借文字为载体(最好是自己的诗文),去表现自己的性情。所赏这幅作品,感到毛奇龄的心境是那么的恬淡和清静,一枝毛笔信手拈来,笔尖触纸即收,点到为止,所以点画的方圆,粗细,轻重长短,随意而安。如仰碧空纤云轻缭,清虚浩杳,确乎笔未到而意到,笔虽短而意长,笔虽短而神远。虽然从清劲洒脱的笔画中不难看到深厚的碑帖功底,但是产生强大诱惑力的还是那笔势中飘飘的一种仙气,字态如白云初晴、幽鸟相逐般的典雅和晴雪满竹、泉流石上般的清奇,其意境甚为清淡空灵,观之甚感静寂、疏远。字里行间如遥望缓步徐行的长老项背,一副超然物外的风采;亦仿佛精钢百炼,去尽渣滓,进入了至高境界。正谓前贤所指:“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柔非弱,刚极乃柔!庇么擞锢此得媪涞氖榉,当受之无愧。

诗词选摘

【览镜词】

渐觉铅华尽,谁怜憔悴新。

与余同下泪,只有镜中人。

【过采石有怀李白】

李白扬帆出,曾披宫锦袍。

我来寻旧迹,空见水滔滔。

坠石分风急,清江蹙浪高。

绿萝寒月下,一咏醉睷睻 。

【赠柳生】

流落人间柳敬亭,消除豪气鬓星星。

江南前朝多少事,说与人间不忍听。

【除夕作】

旅馆椒花红欲燃,椒盘愁向客中传。

如何才听金鸡唱,便唤今宵是客年。

【秦淮老人】

秦淮高阁拟临春,中有仙翁鬓似银。

话到陪京行乐处,尚疑身是太平人。

【长相思】

长相思,在春晚。朝日瞳瞳熨花暖;颇穹,绿波满。

雀粟衔素珰,蛛丝断金剪。欲着别时衣,开箱自展转。

【江城子二首】

日出江城鸡子黄。照红妆。动江光。采莲江畔,锦缆藕丝长。欲问小姑愁隔浦,长独处,久无耶。

赭门东上海潮青。古西陵。雨冥冥。越王宫女,着屐在樟亭。亭下教兵遗竹矢,秋日晚,堕鸦翎。

【颍州道中谢野人献菊】

晨发颍州路,朝光启城闉。修涂接林端,遥见菊蕊新。微霜逗寒馥,宿露滋清神。驻马一回眄,驾言逾前津。野人折相赠,顿使幽意亲。菉苞含紫贝,琢玉规芳鳞。佳色满辔繘,流芬袭衣巾。故园有遗侣,高兴发上辰。东篱坐相待,西苑归何因。餐英解颔顑,酿酒酬苦辛。眷言谢修涂,雅意长相伸。 

查看更多>>

毛先舒

人物简介

毛先舒生于明光宗泰昌元年(1620),自幼聪慧过人,6岁能辨四声,8岁能咏诗,10岁能作文,18岁就著刊《白榆堂诗》,才华深得名士陈子龙的赏识,并师事陈,后又随学者刘宗周讲学。明亡后,不求仕进,从事戏曲音韵学研究,戏曲家洪升少年时曾受业于他:笞溆谇迨プ婵滴醵吣辏1688),年六十九岁。

有女毛媞。

文学成就

先舒诗学守唐人门户,扬七子而抑竟陵,于明代诗家,抨击“唐六如之俚鄙,袁中郎之佻侻,竟陵钟、谭之纤猥”。先舒诗歌,首调浏亮,音律规整,有建安七子余风,以古学振兴西泠,排列“西泠十子”首位,对音韵训诂学有较深研究。与萧山毛奇龄、遂安毛际可并称“浙中三毛,文中三豪”。作词喜用“瘦”字,在《玉楼春·闺晚》有“月明背着陡然警,我信我真如影瘦”,在《踏莎行·书来》有“空闺寂寂念相闻,书来默淡知伊瘦”,在《临江山·写意》“鹤背山腰同一瘦,且看若个诗仙”;因这三首词中有三个瘦字,被沈东江嘲为“毛三瘦”。

著述宏富,有《东苑文钞》2卷、《东苑诗钞》1卷、《思古堂集》4卷、《匡林》2卷、《声韵丛说》、《韵问》、《南曲入声客问》、《南唐拾遗记》、《常礼杂记》、《家人子语》、《丧礼杂说》、《语子》、《稚黄子》、《谚说》、《撰书》、《小匡文钞》、《格物问答》、《诗辨坻》、《南曲正韵》等传于世。

作品选摘

名言

读书有四要:一曰收,将心收在身子里,将身收在书房里是也。二曰简,惟简斯熟,若所治者多,则用力分,而奏功少,精神疲,岁月耗矣。三曰专置心一处,无事不办,二三其心,必无成就。四曰恒,虽专心致志于一矣,而苟无恒,时作时辍,有初鲜终,亦无成也,故存恒尤要焉。

年富力强,却涣散精神,肆应于外。多事无益妨有益,将岁月虚过,才情浪掷。及至晓得收拾精神,近里着己时,而年力向衰,途长日暮,已不堪发愤有为矣;囟贾,真可痛哭!汝等虽在少年,日月易逝,斯言常当猛省。 (与子侄书)

诗词

【吴宫词】

苏台月冷夜乌栖,饮罢吴王醉似泥。

别有深恩酬不得,向君歌舞背君啼。

【忆秦娥】

春深无那,独向幽窗坐。看着玉纤闲不过,细数指螺几个。

晓来难自温存,东风吹乱乌云。多谢玉台明镜,为侬长照眉颦。

查看更多>>

毛际可

简历

顺治十五年(1658)进士,中进士后,派往河南彰德府(即安阳市)担任推官,后调陕西任城固知县,调祥符令。

康熙十七年(1678年)举博学鸿词科不第,回任。不久以事罢官,返里读书著述。康熙二十三年(1682年)受浙江巡抚委托,主修《浙江通志》,受聘担任总裁。写有《浙江通志序》一篇文章传世:笥种髯搿堆现莞尽。

毛际可擅长古文,与同时毛奇龄、毛先舒皆浙江人,因而有“浙中三毛,文中三豪”之称。晚年在家乡主持书院,远近前来求教的人不计其数。康熙四十七年(1707年),病逝于家乡,终年76岁。

生平

康熙二十六年(1687),毛际可作《重建遂安县大成殿碑记》文中有云:“窃惟学者,所以学为人子,学为人臣!倍潦槌鍪,做个忠君爱民的良臣,这是他读书的目的理想,并身体力行之。初授河南彰德府推官(正七品),他纠察官吏,剪除豪强,刷新政治,雷厉风行,归德防将自恃家世勋戚,横行霸道,恣性贪淫,强夺民间财帛妇女,官府不敢处治。毛际可廷讯间,防将犹强词夺理,曰尔书生敢奈何我?毛际可取得许多被害者的人证物证,训斥得防将无词狡辩,列其罪行十多条,判处死刑弃市。而一些已判决的冤案经过毛际可复审,狱中得到平反的多达百十多人。

康熙六年,毛际可调往陕西汉中府城固县任知县。城固县自明末兵燹后,户口失散,毛际可招徕流民回籍安居恢复生产;并发动民工疏浚自明隆庆以后,近百年未修浚已淤塞的湑河五门堰,使五门堰恢复蓄水功能,县境内五万余亩农田得到灌溉。山中有虎咬人为害,毛际可征集猎户携带火枪强弩上山追捕,杀死衔人为害的两只猛虎。

康熙十六年,毛际可任河南开封府祥符县知县:幽涎哺з」忻士纱型拔,将通省钦部刑事案件交他审理。毛际可数月戴星出入衙门,处理成堆案件,有的错案得到了平反。开封府四周,来了成团大兵驻屯集训,才下营就发生士兵对百姓淫掠事件,毛际可亲往军营向主帅陈述利害,使主帅严肃军纪,百姓才得到安居。朱仙镇游棍王炳勾引诸旂员占诸牙货物,立名总牙以网市而抽取高佣金,毛际可条举利害陈台使,;ど碳致袈蛎骋桌。又疏;坪幽嗌,;ぐ兜,免使河水冲决。中丞董公举毛际可政绩卓异为河南省第一。奉旨行取赐朝服一袭,以示鼓励。赐服之典,从此开始。

康熙二十二年,浙江巡抚王国安筹备编纂《两浙通志》,设立地方志馆,征请年老名儒,特聘毛际可为编纂《两浙通志》总裁,各名儒分任编辑。省志编纂,自明代成化年间开始,而浙江有省志,在嘉靖三十年至四十年(1551——1561)间,华亭徐文贞阶始,提学副使武进薛方山应旂在徐稿上总纂,凡七易稿而后编成,其中繁简失伦,纯驳互见。毛际可等在薛应旂总纂《通志》的基础上,订正错误,增添内容,经过几个月的编辑,于年底编成康熙《浙江通志》书稿。毛际可并为《浙江通志》写了序言康熙《浙江通志》由于各种原因,没有付梓刊印行世。雍正《浙江通志》是在康熙《浙江通志》书稿基础上增添内容,分门别类编纂完成。雍正《浙江通志》又成为乾隆《浙江通志》的底本。从此可见,乾隆《浙江通志》也凝结有康熙《浙江通志》编纂总裁毛际可的心血精力,毛际可是乾隆《浙江通志》无有名字的编纂人。

康熙二十三年,严州知府任风厚聘请毛际可担任严州府志总编,编成康熙《严州府志》书稿,因兵乱而未刊印。乾隆二十一年(1756),严州府知府吴士进在康熙《严州府志》书稿基础上,增补史料,详加勘定,编成乾隆《严州府志》,才刊印出版行世。 

诗文

毛际可辞去祥符知县官,回归浙江遂安,他游本县中洲,作《游中洲石壁》五言诗:

新晴宜登眺,薄日生微暄。遥望前峰秀,策杖试攀援。

茂树互掩蔽,澹然关朝昏。连山杳无际,奔波如云屯。

倒影入中流,苍翠难具论。深壑开地脉,削壁划天痕。

朋从皆素侣,不闻屐齿喧。幽寻各有获,寂历久忘言。 

著作

毛际可著述丰富,著有《春秋三传考异》十二卷、《松皋文集》十卷、《安序堂文钞》三十卷、《拾余诗稿》四卷、《黔游日记》一卷、《会侯文钞》二十卷、《浣雪词钞》(一名《映竹轩词》)二卷,《松皋诗选》等。

毛际可存词 180多首。其中为应酬赠答而写的,大多是抒发离愁别情之作,如《蝶恋花·别王丹麓》:“马迹车尘何日了?不分啼鹃,只解催归好!绷硪焕啻试蛟诼糜、吊古之中有所寄托,如〈水调歌头·过虞姬墓》:“莫道拔山力尽,尚有闺中侠气,凛凛未消磨!薄此鞲柰贰す嗳绻世铩:“左右披靡何意?岂为赵兵强盛,直以气吞之!苯栽⑹⑺バ送鲋,笔调亦颇遒宕。


查看更多>>



浙中三毛是清初的著名学者,虽然在文学创作上并未留下太多脍炙人口的作品,但是在古文、诗词音韵的研究上,自成一派,为后人研习前人的作品留下大笔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