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无名文学网网

这个日军“西住战车军神”,死于中国狙击手

来源:无名文学网2019-11-20 09:24:29责编:金大元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在近代战争史上淞沪会战可以说是抗战时期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战役之一,可是有位日本士兵却从这场战争后被日本封为战神,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最后死于中国狙击手。日本人…

近代战争史上淞沪会战可以说是抗战时期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战役之一,可是有位日本士兵却从这场战争后被日本封为战神,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最后死于中国狙击手。

日本人“造神”也是有一套讲究的,首先从出身就大做文章。

这个日军“西住战车军神”,死于中国狙击手

西住小次郞于2019年11月20日出生于当时的日本熊本县。他的父亲三作曾在明治天皇时期,参加过陆军教导团,镇压当时的台湾抗日运动,并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表现优秀,从预备役中尉晋升为大尉。其祖父深久郞则是萨摩番一派,并亲历了当时的西南战争(鹿儿岛士族的反政府武装叛乱),在这次战争之后他成为了当时熊本县的国家权利委员会的成员之一。这一点也影响了年幼的西住小次郞并使他走向了从军之路。

1926年4月的时候,西住考进了当时的“旧制御船中学!(现为熊本县立御船高等学校),成绩在同学中也是名列前茅,3年的学习成绩从来都没有低于全校前20。在第4年(1930)时以第7名的成绩考入当时的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

这个日军“西住战车军神”,死于中国狙击手

1930年4月上旬时,西住通过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考试,与此同时,也通过了当时的中学考试成功毕业。由于家境原因,西住在学校学习期间常常借宿于当时齐藤清左(陆军兽医少佐军衔,父亲小姑子的父亲)家中学习。并在他的帮助下,被调派到了当时的士官学校第1中队第3区队属下训练。同样是在学校期间,西住唯一同甘共苦的好友因为疾病原因退学,而父亲的离世也对他之后的人生有很大的影响。

1934年6月,毕业后的西住以见习士官的身份,到宇都宫第59联队担任队附一职。同年12月,他以陆军步兵少尉的身份到静冈第34步兵联队服役,并参与了当时的满洲事变,即“九一八事变”。在对中国的侵略中,让西住意识到了“装甲兵”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地位。

在返回到日本本土后,他开始申请转业至“战车兵”,并得到了批准。

1936年1月,西住来到了習志野第2战车联队的练习部,进行了基础的驾驶和装甲兵培训。同年9月起,他以陆军中尉的身份来到久留米战车第一联队任职。

1937年淞沪会战时,西住小次郎担任第二战车联队中尉军官,驾驶着战车在战场上东突西杀,好不威风。西住驾驶的是日本89式坦克,对外吹嘘是“中型坦克”,其实按欧洲标准简直要落后20年,也就是一战后期的水平,典型的“薄皮大馅包子”。

但由于中国部队普遍缺少反坦克武器,这种坦克竟然也能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中国军队当然会冲着它射击,可是怎奈步枪机枪子弹打不透,只能把坦克的外表铁皮打得坑坑洼洼。

和许多戏剧化英雄人物的故事套路一样,西住小次郎命中也得遇贵人。一天,日本皇族高官朝香宫鸠彦王到前线视察,一眼就被西住小次郎的战车那“麻子坑”一样的外观给震惊了,禁不住停下来询问西住小次郎,有没有数过被击中多少次?

西住小次郎故作毫不在意的“豪迈姿态”,大大咧咧地说:“大概身中1300多发子弹吧,中国军队奈何不了我的!”

朝香宫鸠彦王被他古代武士一样的口吻折服了,连声夸奖:“军神啊!古代身经百战的著名武士也不过如此啊!”

朝香宫鸠彦王身为裕仁天皇的亲叔叔,他的话几乎仅次于圣旨,于是,西住小次郎就被随军记者作为“军神”大肆报道起来,一下子火遍日本。

不过,要做日本的“神”是不容易的,必须承担一个最“完美”的结局——壮烈殉国、殉天皇!

很快,西住小次郎就迎来了这种结局。

1938年徐州会战爆发,西住小次郎被任命为冲在第一线的“斥候”,就是需要冒着第一个遭遇敌人,甚至被敌人包围危险的“侦查车”。

这天,西住小次郎的坦克被一条河流挡住了,他只好跳下坦克,来到河边,想找个能够渡河的地点。不料,就在他东张西望之际,河对岸一个中国士兵发现了他,瞄准了就是一枪!

这一枪,从西住小次郎的右侧大腿射入,击穿了裤兜里的怀表,又钻进了左侧大腿内侧大动脉,这下惨了,“军神”顿时血流如注。

西住小次郎的战友们七手八脚地把他抢进战车,直奔医院,但西住小次郎还是由于流血过多,一命呜呼,年仅24岁。

这个日军“西住战车军神”,死于中国狙击手

根据日军的官方说法,其座车炮手发现后,将西住往战车上拖,另外两辆89中战车则开至河边作为盾牌掩护。在送往后方医院后,西住因大动脉断裂后的大出血,于当晚的7时30分左右死亡。而狂热的西住在临死前还高呼了一句“天皇陛下万岁!”

西住小次郎在死后被追晋为大尉军并授予相关勋章。同年11月,战车第5大队队长细间在千叶陆军战车学校进行演讲时,首次将西住称赞为“日军战车兵军神”。于是军部开始以此宣称西住为所谓的“昭和战神”,并使用各种手段大肆吹捧西住的事迹。诸如在报刊上发表事迹称呼其为“无可挑剔的典型武人”、“令忠烈鬼神哭悌的铁牛队长”等,并将其遗物以及所乘战车送往靖国神社内公开展览。当时的日本文学家菊池宽还特别前往西住老家以及上海南京和徐州等地,采访相关当事人,为西住著书立传。日本政府还在其故乡熊本县甲佐町内,竖立起铜像,甚至责令当地居民于每年西住死忌日时,必须进行慰灵祭等活动。

但实际上这个所谓的军神,根据中队长高桥的回忆,在送往卫生队的途中就已经死亡。所谓高喊“板载”的情节属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强行加戏,以便制造出更多的炮灰罢了。

对此你有何不同的看法呢?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